乂邪

微博@乂邪
家教!伏哈!

Fingers Crossed(翻译)

Fingers Crossed

作者:DandelionAdrian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03668

此翻译献给@1949年9月30入党  感谢@焦糖抹茶冻 的校对

Fingers Crossed

  

  摘要

  

  哈利·波特曾经是德拉科·马尔福的灵魂伴侣。

  

  原文作者语:

  

  翻译成西班牙语:Dedos Cruzados by Sthefy

  

  Harry Potter不属于我。本文中出现的所有角色都属于J.K罗琳

  

  本文的标题取自于Billie Eilish的一首歌,同时也是(我)对伏哈的感受。。

  

  另:若你对音乐感受也有兴趣的话,我认为Billie Eilish的Six Feet Under很符合德哈给我的感受。

  

  正文:

  

  我想要成为你的灵魂伴侣,即使我从不相信它的存在。——Colleen Hooverm

  

  汤姆·里德尔在第一次魔力爆发后,开始看到红线。无形的线卷曲缠绕在两个命定之人的无名指上,无论灵魂伴侣之间的距离有多远,那根隐形的红线也总是存在于两人之间。但在这座孤儿院里,除了他以外没人能看见那些红线,不论是那些孩子甚至是大人,只有他能见到。

  

  当汤姆进入魔法世界后,他了解到“灵魂伴侣”的概念。不是所有巫师都能看见红线,像汤姆这样的能力还是罕见的,巫师们大多痴迷于“灵魂伴侣”的存在,那是一位无需多言便能理解彼此的心,和你的灵魂完美协调的人。

  

  汤姆经常被迫看着人们与命定之人一见钟情,坠入爱河,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但那画面实在是太恶心了,他光是看一眼就想要呕吐。

  

  汤姆打从心底不相信这所谓的灵魂伴侣。这种“一个人的所思所想与你的灵魂完全契合”的想法,就像是在玩拼图游戏一样地荒谬。

  

  他从未见过任何人能触动他的灵魂。整个世界对汤姆都很残酷,把他烧得又冷又狠,直到他的灵魂化为灰烬,他的外表也变得凶狠起来。

  

  然后…

  

  哈利·波特是德拉科·马尔福的灵魂伴侣,但他们俩都太固执、太无知,以至于他们谁都感觉不到这种联系。

  

  这两个孩子之间的联系就像是一场值得一看的戏剧,尽管孩子气的争吵与恼怒的混乱常有发生,他们两人还是无法抗拒地被牵扯在彼此的命运里。他们的故事本该像是一本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命中注定的童话,像一朵娇嫩的玫瑰花苞在等待绽放的瞬间。

  

  汤姆很确定,假如马尔福这乳臭未干的小男孩给他的灵魂伴侣一个机会的话,马尔福一定会爱上波特。但是这个傲慢的男孩却用伤人的侮辱和冷酷的态度把他和波特之间所有的机会都浪费掉了。只因马尔福那毫无价值的纯血统自尊,他把他的灵魂伴侣当作他昂贵鞋子上的污垢。

  

  那个傻小子极大地愉悦到了汤姆。

  

  波特也一直渴望着马尔福,是的,汤姆确实注意到了。每当哈利觉得没人在看他的时候,他就会下意识地去寻找另一个男孩。他那黝黑的脸颊上会泛起可爱的红晕。

  

  汤姆知道为什么许多人会觉得马尔福有魅力,他有着一头完美的金发和迷人的银色眼睛。但毫无疑问地,汤姆也知道,即使马尔福这乳臭未干的臭小鬼看上去像只丑陋的青蛙,波特还是会想吻他。

  

  这听上去简直就像是是灵魂伴侣之间的魔法不是吗?灵魂伴侣看到了你所有的缺点和伤疤,却仍然爱着你。

  

  这想法使汤姆感到恶心。

  

  因为真爱和灵魂伴侣总在童话和睡前故事里,而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不配得到一个幸福的结局。

  

  因为哈利是一个爱挖苦人的小混蛋,有趣又有挑战性,当他想成为一个聪明人的时候,他会出奇地聪明。汤姆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和他的智慧相匹配的人,一个在决斗中面对汤姆时能够站稳脚跟的人。而这个小混蛋,是一个能够理解他悲惨童年的人。他会同情他,却不会怜悯他。因为这个男孩也经历过同他一样的的遭遇。这个男孩会对他阴暗的态度假笑,却不因他迷人的脸蛋和完美无瑕的外表着迷。

  

  因为即使马尔福无法克服他的偏见和愚蠢的傲慢,但他还是本能地对哈利有强烈的欲望。

  

  因为汤姆热衷于偷取别人的玩具。

  

  所以他介入了他们两人之间。

  

  他一开始只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去到哈利的身边的,但不久他们就成为了彼此的知己。他给了哈利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给了那个男孩支持和接纳,在哈利噩梦和孤独的夜晚紧紧抱住他。他给哈利所有马尔福拒绝给他的东西。装作关心这个男孩是如此容易。

  

  哈利起初对他的举措感到怀疑,他也并非天真的傻瓜,毫不质疑他人的接近。汤姆自然懂得其中的道理。但你知道的,有的时候,当他肌肤之下的欲望之火被这个男孩点燃得太盛以至于他自己都无法承受的时候,他也曾想过不如就这么摧毁了这个充满生命力的男孩,撕裂他的胸膛,用他的紫衫木魔杖刺穿男孩强大的心。

  

  但只是有的时候而已。

  

  从哈利在他身边放下戒心开始,哈利对着他总会挂起迷人的微笑。哈利那双独特的绿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就像放在太阳底下的珍贵宝石。

  

  更多的时候,汤姆就像条贪婪的蛇一样,耐心地等待着合适的时机,把哈利的全部注意力都吞噬掉。

  

  马尔福终于注意到了,那小子当然会注意到。当汤姆站在后面,看着哈利替他生气的时候,这真是一幅令人愉快的景象。他的哈利厉声斥责马尔福和他的同伙欺负可怜的汤姆。哈利就是这样,很容易对别人让步,可一旦有人盯上他心爱的人,他就会马上变得凶狠起来。

  

  而现在的汤姆对哈利来说,已经远比这孩子唯一的灵魂伴侣还要珍贵。汤姆在脑中庆祝胜利般地大笑。

  

  有那么一会儿,马尔福对于哈利的猛烈攻击只能惊讶地倒吸一口气。在恢复了理智之后,这个小子对自己的灵魂伴侣返还了一连串咒骂,同时使出那些最尖刻、最残酷的话,就像汤姆知道他会那么做得那样。马尔福是个被宠坏了的小鬼,乳臭未干、不知世事,从金发少年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看出这一点。

  

  马尔福这次的行为深深地伤害了哈利的心,烧毁了他和哈利之间所剩无几的机会。他并不知道,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彻底失去了上天为他创造的珍贵命运。

  

  哈利在汤姆怀里伤心欲绝,不知为何。这是只有你的灵魂伴侣才能带给你的灵魂上的痛苦。但这是最后一次汤姆允许哈利为马尔福而难过。

  

  那天晚上,哈利邀请汤姆上了他的床。男孩的床单闻起来像哈利一样,一股汤姆无法形容的温暖而舒缓的气味。令人上瘾。哈利那翡翠色的眼睛充满了泪水和许多情感,而他的身体在汤姆的需求和欲望中剧烈颤抖。

  

  小男孩伸开双腿,让他拥有他那甜蜜的童贞,然后敞开心扉,让汤姆得到他的灵魂。

  

  哈利是他的,而且只是他的。

  

  有一个人爱你胜过一切,无论命运如何安排,他只深爱着你,没有比这更令人舒心的了。汤姆慢慢地对这种满足感产生了一种超乎他想象的依恋之情。

  

  马尔福一天比一天更生气了,绝望地看着哈利越来越深地陷入汤姆强烈的占有欲中。终于有一天,当哈利的目光不再无意识地寻找他的灵魂伴侣,而是有意识地开始寻找汤姆。那个男孩再也不会被马尔福尖刻的侮辱所影响了,只有恼怒和偶尔流露出的一点点伤感。

  

  不过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马尔福是哈利的灵魂伴侣,每当他看到那个金发男孩怒火中烧的目光时,汤姆就会伸出一只手搂住哈利的腰。隐藏在马尔福银色眼瞳里的是深深的绝望和渴望,汤姆盯着哈利乌黑的头发恶劣的微笑。

  

  他们两人中的每一个都是如此容易操纵。

  

  然而,他发现自己逐渐沉浸在哈利注视他时那双鲜绿的眼睛饱含的欢欣与喜爱中,并且渴望哈利只这么注视他一人。他发现自己每晚都在听那个男孩平静的呼吸声,并在早上记住他安宁的脸上每一个细节,等待哈利醒来。

  

  汤姆开始怀疑他出了什么问题。

  

  每当哈利坦率地微笑,然后下意识地吻他,用急促而温柔的声音低声说:我爱你,汤姆就会想哭。他本想杀了这个愚蠢的男孩,因为他对他下了这个无法治愈的诅咒,但他却同样激烈地回吻,然后沦陷其中。

  

  灵魂伴侣之间总有一种牵引力。哈利不明白为什么即使自己被汤姆彻底地抱在怀里,德拉科却仍然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时,他会露出忧愁的神情。

  

  这不是说哈利对汤姆有愧疚或背叛,一点也不。哈利的心对汤姆忠贞不渝,男孩的心属于他,但有人在操纵他的灵魂。命运不断地把哈利拉向他的灵魂伴侣。

  

  两个灵魂伴侣之间总有一根红色的线,牵引着他们,直到他们投入彼此的怀抱。灵魂伴侣是童话世界里永恒的真爱,他们之间即是一见钟情以及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这是宿命,汤姆很讨厌它。

  

  汤姆·里德尔没有红色的线,他从来没有。

  

  他注定要在一个冷酷的世界里迷失和孤独,这个世界认为他不应该被爱,他也同样讨厌这个世界。

  

  汤姆没想到他会找到像哈利这样的人。

  

  他不知道他会从绿眼睛男孩那里学会爱。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坠入爱河,然而他已经坠入了。不可挽回而又决绝,只为他最初的猎物,他的所有物。

  

  那么如果哈利应该和德拉科·马尔福在一起呢?如果哈利和他的灵魂伴侣在一起会更快乐呢?如果哈利不属于汤姆呢?

  

  汤姆一点也不在乎,这个男孩很高兴成为他的所有物。每当哈利把他可爱的鼻子埋在汤姆优雅的脖颈处,愉快地呼吸着他的气味,那男孩赤裸的身体蜷缩在他的胸前,他们一起躺在哈利的床上时,汤姆相信他已经战胜了命运。

  

  即使汤姆没有什么命运的特殊红线把他和哈利绑在一起那又怎么样?

  

  汤姆的双手牢牢得攥着哈利的心,他会用尽全力以及魔法把他的灵魂紧紧地搂在怀里。他会竭尽全力地战斗,毫不留情地把鲜血洒向任何命运派来要把哈利送回他灵魂伴侣身边的人。

  

  汤姆已经赢过一次了,他还会继续赢。谁让他是几个世纪以来最聪明、最强大的魔法师。

  

  在他成为黑魔王后,那些脆弱的红线更是容易破坏。

  

  注:英语非本文作者的母语。


 同一首歌,不同的剪辑,剪刀手们不约而同都把这句歌词送给了狱寺。狱寺,你的败犬形象深入人心啊…………  


帮啊灵灵 @笠灵  的视频做了个过场表情包,顺便做了个59无语凝噎系列(真的为我们59叫屈了!一个正经的长点的小视频都没有!),顺便的顺便,把上个家教表情包系列遗漏的27补上

做的狱寺和纲吉的模型一直没发 ,正好今天是狱纲日哎,基友吐槽我是用心做59,用脚做27,哪有 

顺便说一下,家教继承篇没出动画,狱寺的彭格列齿轮装备我也不知道什么颜色,希望有一天看到动画用配色狠狠打我的脸

因为彭格列财政赤字,所以boss和他的左右手被reborn要求性转变成女性偶像歌手赚钱。由此,为了挽救彭格列,boss和他的左右手决定挺身而出,成为偶像!(觉得他们非常适合后街女孩的梗了) 

本来不想做头发,但是觉得像女孩子就加了,谁知道加了头发后攻得一逼啊。齿轮版大空戒,真的土豪得闪闪发光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特别想画点什么,想画的冲动澎湃的一塌糊涂,动笔之前脑子一片空白,等到画完了才意识到自己画的是什么,大概我是真爱三人组了,呜,他们三真是太好了,感觉自己也被治愈了。

未命名 Chapter 0

在贴吧看到这篇文,我一直心心念念,想给太太表白!!!!你们快看啊!!!写的可好了!!!!我特别喜欢!!!啊啊啊,写的怎么那么好,戳死我了

unlim:

Chapter 0 Genius

他找到了那把钥匙,啪的一声,门打开了。

 

清晨6点30分,门被打开了。

金属摩擦的声音在空旷而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尤为突兀,门的另一边是不同的世界,昏暗的灯光加重了因寂静而绵延的恐怖,隐藏在黑暗之下的罪恶终于开始蠢蠢欲动,只等待最后一个开始的契机。

这个契机即将到来。

特别行动组组长笹川了平整了整袖口和领带,他身上穿着正式的黑色西装,黑色皮鞋被打磨的锃亮,他微昂着勃颈,面目是从未有过的严肃,那是一种军人特有的身姿,挺拔如路边白杨。

皮鞋与地面撞击的声音有着坚决的节奏,回荡在这寂静无人的长廊,笹川了平要经过长久的昏暗才能达到想要达到的地方。

这个严阵以待的军人走到那扇铁门前,两旁的看守向这位闻名已久的长官行了严正的军礼,只得到长官微微一点头。

“把门打开。”

笹川了平一声简单的命令,训练有素的看守士兵迅速动了起来,但似乎那扇大门有些过于厚重了,三四位士兵才勉强打开了一条细缝,从那缝隙中却窥不见任何光亮由内里漏出。

不愧是最高级别的监控室,笹川了平马上作了这样的判断,他解开了上身的西服外套丢给身边的部下,白色衬衫不能挡住肌肉筋节的身体,开口吩咐道:“让开。”

这句话似乎很有震慑力,士兵们退到了一边,他们的长官露出刚健有力的手臂,独自一人推向那扇沉重的大门,但似乎是很轻松似的,大门并不像那几位士兵尝试的那般难以撼动,只是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动,门就被推开了。

虽然如此,门内还是一片黑暗。

笹川了平想到,不论门后关押着怎样的犯人,能够长时间蛰伏于这样的黑暗而没有被逼疯,都是值得敬佩的拥有钢铁般意志的人。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天才,有科学家的天才,有艺术家的天才,也有罪犯的天才。

笹川了平拿着一把沉重的钥匙,给予罪恶重现天日的契机。

“真正能够抓捕世上那些最狡猾的罪犯,正是同样作为罪犯天才的家伙。”

这是笹川了平的理由,他手中掌握着绝无仅有的资源。

 

上午8点整,泽田纲吉醒了。

山本武的目光总是聚集在泽田纲吉身上,这好像是某种奇怪的本能,这个人没有理由的吸引他的注目。在过去的几分钟里,山本就是那样专著的安静的注视着泽田纲吉熟睡的侧脸,他看见白皙略带微红的面颊,微微翘着的俏皮的唇角,连细小的附着于皮肤上的绒毛都明晰可辨。有一段时间里,山本武怀疑自己不仅是以恋人的目光倾注于泽田纲吉身上,那更像一种狂热,而他就在那份狂热里将自己遗失。

山本武慢慢等待,而泽田纲吉终于醒来。

泽田纲吉一张开眼就看见山本武放大脸,他看进那双褐色的眼眸,里面有着纯然的爱意与炙灼的热情,这让泽田纲吉不禁回味起上一个夜晚,身体的酸涩突然明显起来,他因此而通红了脸颊。

于是,他们交换了一个吻。

这是必然的,绝对的,不可质疑的,无比美丽的。

因为此时的相爱。

 

清晨6点40分,他说,我要泽田纲吉。

“你看到了什么?”

笹川了平抿了抿嘴唇,面容依旧波澜不惊,但他内心深处确实十分惊讶,他以为沉默的时间应该更加漫长,他已经准备好为此打一场硬仗,他是真正的军人,而军人模糊了极限的界定。

但是那个人用漫不经心的语调,低沉悦耳的声音,带着某种特定却不能为人所解读的节奏,优雅的,缓慢的开口了。

笹川了平看向对面的那个男人,那个人的黑色西服没有一丝褶皱,棱角分明的面容,特别翘起的鬓角,眼睛隐藏在老式黑色礼帽之下不能看清,对方是世界上最危险狡猾,聪明绝顶的罪犯之一,是笹川了平最昂贵的王牌。

还有什么理由不回答他的问题吗?

他于是回答道:“胜利与毁灭。”

对面的男人陷入了沉默,他依旧保持着似笑非笑的姿态,好像这个答案并不是很能让他满意,他只是坐在那里,双手交叠,好似一个不应存在于现世的审判者,笑容矜持,目光冷然。

笹川了平是一个不会叹气的人,他总是以不留后路的思维生存,他来到这里就有足够的筹码,没有丝毫失败的可能,他向对面的男人问道:“你要什么?”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那个男人甚至是用一种轻快的,充满满足感的声音回应。

“我要泽田纲吉。”

 

早上8点半,他们亲吻着告别。

如果山本武想要亲吻泽田纲吉,那么他就可以亲吻泽田纲吉。

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山本武拥有着这一项权利,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如此做的人。

“我能够亲吻他,只有我能够如此亲吻他。”

山本武亲吻着恋人柔软的唇瓣,先是小心翼翼的触碰,再来大举放肆的进攻,就像从温和伪善的表面下挣脱而出的狰狞疯狂,刚刚还是润泽万物的细小雨滴一下子刮起狂乱的风暴,他舔吻着恋人敏感的嘴唇,湿润的内里,给予泽田纲吉激烈到心脏难以负荷的热情。

如此热爱,是任何人都不可以妨碍的绝对真理。

所以才需要,更多的,更进一步的,更为过分的,山本武的亲吻。

泽田纲吉这时才开始皱起眉头,事情好像向着脱离掌控的方向发展,山本的手已经慢慢挑开了他的外衣,向更里面滑去,轻轻抚摸皮肤的动作带着明显的暗示,能够勾起心内最深处的骚动,泽田纲吉微微挣扎了一下,却被山本轻易抓住机会岔开了泽田紧闭的双腿。

“不,不行,”泽田纲吉似乎好不容易才找到可以说话的间歇期,他的声音还带着轻柔的喘息,有着诱惑他人的韵律,但他本人却又没有一点自觉的说着与诱惑相反的话,“再这样下去就要迟到了。”

再这样下去就要请假了,泽田纲吉其实是这样想的,他有些脸红,最终却并没有将这想法说出来。

山本武似乎是在泽田纲吉耳边叹了口气,沉默的保持着这个拥抱的姿势,但那只有一小会儿,他放开了泽田纲吉,脸上展现出贯有的笑容,像是喃喃自语的低声说道:“这样也好。”

是的,这样就很好了,泽田纲吉不由得想。

泽田纲吉准备好公文包,拿起热腾腾的早点,推开自家大门,准备迎接这一个普通的晨光,突然他听到山本武的声音,平和而安静。

“阿纲,我爱你。”

泽田纲吉因为这动人的情话转过身,就看见阳光下的山本武,那个人的大半面庞都隐藏在光线照射不到的地方,看不清神情。

这好似是一种预示,是泽田纲吉现在所不能解释清楚的,捉摸不定的预示,而这突如其来的画面仿佛要在此时定格,它扼住了泽田纲吉想要回应的言语。

 

早上9点整,那把钥匙打开了大门。

泽田纲吉,24岁,第三区“并盛”27队初级警员,文书工作,工作评定等级D。

不论怎样看,这孩子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人。

笹川了平此时表情严肃,神态沉静,修剪整齐的指尖滑过薄薄的纸面,纸张发出呲喇的声响,好似细薄刀片刺入皮肤的音效,他手中的几张纸记录着泽田纲吉的全部生平,苍白的页面上只有孤零零的几行黑字,他不发一言,视线缓慢地从纸张上扫过,手指摩挲着黑色的墨迹,就像一个密而不宣的隐喻,仿佛禁欲者的撩拨,正经人的情[哗]色。

这是一间观察室,迎面是一面巨大的镜子,使空间显得更加开阔,房间里却寂物无人声,只有沙沙的纸张翻动和清脆的敲打键盘的声音,这两种声音在房间诡谲的沉默中汇成一股怪异的节奏,给人蹦动的心跳下血液汩汩流出的观感。

坐在笹川了平不远处的是一位身着黑色风衣身材高挑的青年,银发灰眸,面容姣好,此时却眉头紧锁,双唇抿紧,他面前是一台笔记本电脑,手下敲打键盘的声音不停,双眸专注闪着荧光的屏幕。

这个来自异国的美男子有一种社会精英的作派,但他的眼中却似乎燃烧着不能熄灭的火焰,这火焰使他整个人从那种理性中剥离出来,反而罩上满身的疯狂,像烈火要将遇到的一切焚烧殆尽,他的世界好像自始便孤寂而苍茫,决绝到最后也许连自己都要一丝不留。

屋内的寂静虽然尴尬,但是屋内的人却都安之若素,他们好像都在等待着什么,这等待似乎在时间流逝的积累中越发趣味异常。

“啪”的一声,大门终于被打开,打破了屋内的平衡。银发青年率先抬起头来,他脸上显露出不耐烦的神色,目光所及处是那个叫泽田纲吉性格温软的孩子,他微微一愣,随即目不转睛的观察起来,这一回他虽然眼带轻慢,唇角嗤笑,眸中的火却一下子烧了起来,他似乎对泽田纲吉既轻视又兴趣非常。

笹川了平古怪地看了一眼身边的银发青年,猛然想到对方是个危险的A级罪犯,狱寺隼人虽然面目俊逸,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炸弹狂人,狠戾疯子,他似乎非常喜欢温和柔软的青年男女,泽田纲吉刚好是这一类型。

但这思绪不过在笹川了平脑中一转便不见踪影,他大手一挥,点头示意,身体似乎升起一种只有在战场上面临极限绝境才会迸发的兴奋,叫嚣着要破体而处。

笹川了平现在就仿佛站在那扇罪恶大门的面前,而泽田纲吉就是最后的钥匙。

 


为什么山纲这么冷,粮食根本不够吃啊!!!!

冷的我蛋疼,也太冷了吧!!!明明,明明超萌的啊!汪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曾经下过一个有三千文的家教文包,结果里面一篇山纲都没有!!!这是个什么概念?!!!

吐血了——

打滚求山纲超棒的粮,哭着求